合和文苑
父亲与水烟筒

 

父亲与水烟筒

 

来源:云南红河实业有限公司 罗维慧

 

  父亲酷爱吸水烟筒,我也喜欢看父亲吸水烟筒的样子。

 

  从我记事的那天起,父亲就吸水烟筒,也是从那时起,水烟筒就存留在我的记忆深处,直到现在,父亲70多岁了,还在吸水烟筒,只是每天吸烟的次数比原来少了一些。

 

  父亲不善言辞,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水烟筒“咕噜咕噜”地吸,吸完之后就开始一天的劳作。在一天的劳作之后,父亲总喜欢拿上一个凳子,坐在厦子上,左手托着一支长约一米的水烟筒,右手则对着水烟筒中间斜伸出来的烟嘴放上他特制的烟丝,拿点着了火的香往烟丝上一凑,嘴巴贴在水烟筒的口子上使劲儿吸上几口,红红的烟火一闪一闪的,一口烟就经过水烟筒里水的过滤吸入到嘴里,吸一阵,抬起头,吐出一缕乳白色的烟雾,脸上满是惬意的神情。

 

  吸水烟筒几乎成了父亲等农人长辈的一种习惯,干活累了,坐下来吸上两口,能解乏;吃饱饭了,吸上两口,能缓缓神、助消化;迷糊了,吸上两口,能提精神;遇上高兴事,吸上两口,能享受喜悦;闲下来没事干,吸上两口,能消除心慌;与人拉话,吸上两口,能带来兴致,营造拉话的氛围......

 

  父亲很节俭,舍不得抽包装香烟,都是吸水烟筒。小时候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帮父亲制作他的毛烟丝。每隔一段时间,父亲就会去集市买几把烤过的烟叶回来,到晚上忙完一天的活之后,父亲就拿出烟叶,熟练地将它们打开铺平,然后用嘴含上几口菜籽油,喷洒在烟叶上,过一会烟叶就变得松软了,他就叫上我们用手把烟叶一叶一叶的抹平,然后,一叶挨一叶整齐地叠放好,再用重物压在烟叶上,过几天,等烟叶压平整了,父亲又叫我们帮他把烟叶中间的烟筋剔掉,他就开始用简易的切烟刀将烟叶变成了金黄色的烟丝,再把烟丝小心翼翼地用报纸裹好,等要用的时候取出一团用菜叶子包着慢慢用。

 

  父亲最爱学习,从十几岁开始,他就是生产队的计分员,后来自学成了会计,然后又成了乡镇企业主办会计。这期间他还自学过服装裁剪、木匠、水泥匠,但是主要的还是从事财务会计。父亲的手工记账速度非常快,他可以左手不停的打算盘,右手记帐,每当他自学或记账遇到难题时,他就会停下来吸上几口烟,默默地慢慢琢磨着什么,有时他就觉得豁然开朗了。

 

  生气惆怅时,父亲吸烟。记得我读三年级时,跟着几个同学逃学三天,父亲从乡镇企业回来后,不打我也不骂我,只是一脸严肃的看着我。过了一会,父亲把我叫过来,换好烟筒水,拿来烟盒,点上一柱香,坐下深深地吸几口烟,烟雾顿时弥漫整个房间,气氛都要凝固了,我胆怯地坐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父亲的脸。他咳了一声嗽,慢吞吞地问我逃学的原因,我吞吞吐吐地说了一些。父亲听后,给我讲述了他的人生轨迹,然后,语重心长地给我讲了读书的重要性,知识的重要性,他教育我说:“咋们农民孩子,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,要好好读书才能更好地报答社会”。

 

  高兴的时候,父亲也吸烟。那时,大学生还是凤毛麟角,二姐幸运地考上了大学,父亲高兴极了,请来了家乡的亲朋好友,摆上酒席,找来三五支水烟筒,和客人一边高兴地敬酒,一边将手里的烟筒不停地传来传去,他们每次传烟筒时,总会将烟团安上,把香点燃,用手把烟筒口一抹,双手递给别人,对方也不客套,笑盈盈地接过烟筒,用嘴贴上烟筒口就又吸了起来,光景日月便又成了拉不完的闲谈。 

 

  每当女儿、侄儿侄女哭闹的时候,父亲总会哄孩子们来看他吸水烟筒,父亲会捻一小撮烟丝,递给孩子们叫他们填满烟嘴,再啪嗒打开打火机点烟。烟丝被烧得红红的,即刻转为黑色,孩子们对他的烟筒也非常好奇。他便“咕嘟咕嘟”地往嘴里吸那烟气,然后,往空中喷个烟圈逗孩子们玩,孩子们会伸手试图去抓烟圈来玩,但烟气一会就消失了,孩子们摊开双手还是空空如也,这时父亲和孩子们顽皮地哈哈大笑。 

 

  这些年,父亲年岁渐长,容易感冒咳嗽和牙痛,每天的吸烟次数也少了许多,但他的水烟筒却干干净净地被收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Time:2019-06-10 16:50:04
RETURN
}